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一枝木兰香幽燕
——记河北省兴隆县人民法院北营房人民法庭庭长赵一
  发布时间:2021-02-09 11:44:15 打印 字号: | |

爱民情

  宛如木兰绽枝头

  初见赵一,是2020年深秋,一个微雨的午后。

  她身材修长,端庄秀丽,仿佛带露盛开的木兰花。略带羞涩的笑容,让人很难想象,这个1987年出生的蒙古族姑娘,就是带领一个小小的团队,守护着一方公平和正义的兴隆县人民法院北营房人民法庭庭长赵一。

  2006年,19岁的赵一考入石家庄经济学院华信学院(现改名为河北地质大学华信学院),大一时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大三时,她已经修够了本科四年的全部学分,还在全国演讲比赛中获了奖。这一年,她提前毕业并考取了石家庄经济学院环境与资源保护法学硕士。

  赵一喜欢演讲,喜欢辩论。上学时,她以为当法官,就是在法庭上唇枪舌剑地辩论,她喜欢那种伸张正义的豪情,喜欢那种“舌战群儒”的快感。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她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并考入兴隆法院。

  很快,赵一就发现,实际工作不是自己当初想象的那样。“参加工作前,我想象着法官就是在庄严的法庭上,正襟危坐,审判许多轰轰烈烈的大案……”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赵一的职业生涯是从北营房法庭书记员开始的。

  北营房法庭距离县城27公里,平时开车需要近1个小时,遇到沿途赶集的日子,道路拥堵,一个半小时也不一定能到。于是,她常常天不亮就出门上班去了。到法庭工作后她才发现,这里的法官办理的大多数案件都是些琐碎的小事:离婚纠纷、身体权纠纷、排除妨害纠纷……

  “一开庭就是一上午,天天听这些当事人的家长里短……”赵一笑了笑,“哪个年轻人会不觉得枯燥乏味呢?”

  令人沮丧的还不止这些。赵一初到北营房法庭时,那里的硬件设施非常差。冬天室内温度也就10摄氏度左右,遇上暖气坏了的时候,穿一件羽绒服再套一件警务棉服还会瑟瑟发抖。到了夏天,法庭的房顶又会漏雨。这样艰苦的条件,让赵一犹豫过,也动摇过。

  “现实和理想差距太大,也曾想过离开。”赵一说,“可当我看到,身边的同事们都在这个环境里,多年如一日地专注审判案件、耐心调解。他们能把平凡的事做好,我为什么不行?”

  有一次,中午吃饭时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刚巡回开完庭的老庭长没有躲雨,反而带领赵一他们冒雨赶回法庭,回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案卷转移到安全的地方,避免被雨水打湿。这一幕,令赵一深深感动,让她懂得,对于一个法官来讲,案卷如同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

  赵一慢慢沉下心来,认真向老庭长学习,虚心向老法官请教,庭前做好庭审提纲,庭审中高度集中精力,每次庭审结束后她都不断地总结和反思。

  她学会了如何与百姓沟通,深深地热爱上自己的职业。有时候生病发烧,只要当天安排了庭审,她都会坚持完成。即使在怀孕期间,赵一也一直坚持审理案件,直到临产前两个星期,医生告诫她不能再工作了,她才交接了工作。

  纾民忧

  诉前解纷挺在前

  赵一常年在基层法庭工作,有人问过赵一:“以你研究生的学历,到派出法庭工作会不会大材小用?”

  “不会,派出法庭虽然接触不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要案,涉及到的大多数是土地、房产、婚姻、赡养等矛盾纠纷,但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案,却直接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当事人若觉得判决不公,可能会上诉、上访,这不仅增加了当事人的诉累,也增加了社会不稳定因素。”赵一坚定地回答,“每个案子对老百姓来说都是天大的事,可能关系到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怎么能说是‘大材小用’?”

  北营房法庭辖区居民多是种植板栗的农民和在山楂企业打工的务工人员,以及一些兴隆县户籍却在京务工的人员。他们工作辛苦,收入不太高。有一次,赵一驱车一个半小时去辖区最远的一个村子送达法律文书,发现当地仍很贫困,很多居民家都是破屋土炕,有的甚至是“家徒四壁”。这些乡村的当事人到法庭得换乘几次长途汽车,花费好几个小时。尽管诉讼费只有几百元,但对于这些年人均收入很低的农民来讲也是一笔不可小觑的费用,况且还要搭上路费甚至食宿费、律师费等。

  赵一意识到,想要减轻当事人的诉累,就要求法官有良好的专业素养,在最短时间内公正地处理好各种纠纷,而“诉前调解”效果最好。调解成功,当事人就不用交诉讼费了,还避免了矛盾加深和上诉上访的概率。

  之后,遇到条件成熟的案子,赵一就会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尽快调解,有时甚至一天能调解好几起案件。

  北营房法庭只有5名人员,每年大约要立案300余起。记者在北营房法庭采访的当天,赵一不时地被打断,一会儿有当事人来了,一会儿又有工作电话来了,一会儿法庭的同事又有紧急事来汇报了……

  赵一说话语速很快,但她并不忙乱,也不急躁。

  这一天,赵一一上午调解了4起案件。其中两起案件的当事人是在京务工人员。另外两起案件的当事人互为原、被告,案子一度打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仍未平息……这些案子虽不大,但处理不好会影响社会安定。

  第一个案子是民间借贷纠纷,一个小伙子借用朋友的信用卡,透支了1万余元,用于购买手机及其他消费,但他只给朋友打了8000元的欠条。朋友发现他其实还欠2000元时,非常生气,就到北营房法庭起诉他。这个欠钱的小伙子在北京一家工厂打工,穿衣打扮看上去也比较干净利索。

  赵一分析,被告小伙子一定是好面子,却不知道爱虚荣恶意透支他人信用卡的不良后果。赵一就告诉他,如果欠钱不还,就会被列入黑名单,以后工作、生活都会受到影响,甚至会有更严重的后果。被告听了赵一为他分析各种可能的法律后果,赶紧表示愿意还钱,每个月归还500元,还清为止。经过赵一做工作,原告同意了被告的还款计划。

  第一个案子解决了。可后面的案子一个比一个难办。

  第二个案子是一起离婚案,一名男子娶了个河南媳妇,生了一个女儿。该男子与前妻还生有一女,现跟着他过。因为男子很久没有回家了,他现任妻子就认为丈夫对自己和孩子关心不够,到法庭来起诉离婚。男子对法官明确表示不愿离婚,说不是自己不关心妻子和小女儿,是因为他前一段时间在北京打工,因疫情等原因无法回家。

  双方都没有第三者或其他过错,感情还有挽回余地,于是,赵一苦口婆心做通了女方的工作,最终双方和好如初。

  后面的两个案子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三个案子,几年前,村民甲用邻居乙的地,跟村民丙换了一块地。后来,乙把地要回去了。村民丙就向甲要自己原来的那块地。但是村民甲已经在那块地上种了栗子树,不同意。村民丙就把甲告了。

  第四个案子,在村民甲和村民丙闹矛盾期间,村民丙的有智力残疾的儿子跑到村民甲家另一块地里,把村民甲的栗子树砍掉了几根能结果的大树杈。村民甲又把丙告了。

  村民甲和丙的官司曾打到了河北高院仍未平息,其中一名当事人甚至赌气说案子再处理不了就去北京上访。

  赵一分析,这两起案子的当事人互为原、被告,都是为了争一口气。如果能合并调解,效果最好。

  赵一首先来了个“釜底抽薪”,她对丙的律师说:“这案子打到现在,时间不短了,当事人双方耗费的精力也不小了,即使判你的当事人赢了,到最后他有能力给你兑现律师费吗?”

  然后,赵一又对村民甲说:“那块有争议的地本来也不是你的,你在上面种了树,可以让丙赔给你一部分钱。经过评估协商,树木价值2000元。”

  “被砍的几根树杈,毕竟不是树,让丙赔给你500元吧。”赵一说:“两边一合,丙赔你2500元,你把地还给人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以前不也互相帮衬着,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

  村民甲考虑后,同意了法庭的调解。

  这4起案件一上午全都调解成功了。

  “如今,每个法院都要考核立案率和结案率,你这样把案子调解了,都‘推出去’了,不怕影响你们自身的考核吗?”记者问赵一。

  “我多干点儿,减少当事人的诉累,也维护了社会安定,这么做不值吗?”赵一笑了。

  体民心

  木兰花香溢幽燕

  赵一的父亲是一名警察,她很崇拜父亲,从父亲身上,她学到了很多,她觉得干政法工作就是伸张正义。

  2018年10月10日,北营房法庭来了一名瘦小的妇女,要打官司,哭得泣不成声。原来,这名妇女姓程,跟前夫万某育有一女,双方离婚时约定将共同建造的房屋按份额分割,孩子归程某抚养。万某因身患重病,急需用钱治病,就将自己分得的房屋出售给了程某并搬出了房屋。可程某要求他配合履行过户手续时,万某拒绝了,还呵斥程某。程某给万某的房款都是从亲戚朋友家借的,现在她仅紧靠一点微薄收入供孩子上学。如果房子不能过户,他们母子无法安心地居住生活。

  赵一了解情况后,即刻审查起诉材料并决定立案,当日就将应诉手续送达被告万某。庭审结束后,赵一加班出了判决书,因联系不到万某,赵一和书记员艾思辰连续多日天刚刚亮就到万某住所外守候。2018年10月31日早上7时许,万某的家门打开了,可万某和他姐姐得知赵一、艾思辰的来意后就不停地埋怨,并出言不逊。赵一耐心释法,在两人情绪平静下来后,将判决书送达万某,并告知被告对判决不服的话可以上诉。后来万某没上诉,判决生效。

  这个案子从立案到结案历时仅21天,这其中还包括15天举证期和几天送达判决书的时间。可以说从立案、审案、判决,赵一几乎马不停蹄,有效地维护了单身妈妈程某和她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权益。

  山里的妇女不易,尤其是当她们官司缠身的时候。这一点赵一深有感触。赵一介绍说,她曾看到一些女当事人尤其是哺乳期妇女带着孩子来法庭很不容易,于是,她就提出了一个设想——建一个“爱心妈妈屋”。

  说干就干。在县工会帮助下,一间墙面刷成粉色,挂着花窗帘,贴着一些卡通画,摆着实木上下床、布艺沙发、儿童滑梯的“爱心妈妈屋”建成了!

  小屋建成后,很受女当事人的欢迎。一位女被告带着小孩来领文书,工作人员让她和孩子先在爱心小屋里休息等候。当事人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在这间小屋里跟孩子玩得很开心,一扫往日的沮丧神情。

  除了这些,赵一总是在思考,还能有什么方式减少当事人的诉累?

  2018年,赵一就尝试通过“云端”互联网开庭,成功审理了一起外地当事人的案件,该案成为兴隆法院首例网上开庭案件。2020年因为疫情,她和同事为了方便群众把“互联网开庭”和“巡回法庭”相结合,成功化解许多纠纷。

  不久前,赵一在审理案件时遇到两位70岁的当事人,老人身体不好,住址离法庭远,开车也要近两个小时,到北营房法庭出庭不方便。另外一方当事人在北京工作生活,因疫情防控原因不能回乡出庭。于是,赵一让法官助理提前指导当事人安装互联网庭审软件并教会当事人使用方法。

  庭审当天,赵一带上国徽和条幅来到两位老人家里。因前期准备充分,这场“互联网+巡回法庭”庭审进行得非常顺利。

  通过发放网上立案手册,对当事人进行指导,赵一所在的北营房法庭实现网上立案192件,网上送达案件300多件。2020年疫情期间,北营房法庭通过互联网庭成功审理了29起案件,方便了群众诉讼。

  审判之外,多形式的普法宣传是赵一的另一项“主业”。赵一积极参加建设法治兴隆县·巾帼在行动——“木兰有约”送法下乡活动。“木兰有约”是河北省女法官协会协同河北省妇联权益部、河北省女检察官协会和河北省律协女律师工作委员会,整合全省女法律职业工作者优质资源,联合组建而成的法律宣讲团。赵一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群众解读妇女权益保障法、婚姻法、反家庭暴力法等与妇女权益息息相关的法律条文。群众听了讲座,亲切地叫她“木兰”法官。

  近年,赵一本色出演了微电影《爱·回家》里面的女法官焦爻。这部微电影在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央电视台等部门联合举办的全国法院第六届“初心·坚守”微电影微视频评选中获奖。

  2019年,北营房法庭立案受理各类民事纠纷206件,诉前化解116件,旧存2件。全年共审结各类纠纷案件205件,结案率达99.51%,无涉诉信访。

  因为这些突出表现,2018年,赵一被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记三等功。2019年,她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荣记个人二等功;获得承德市委颁发的承德青年“五四奖章”;获得共青团河北省委评选的“服务三深化、助力三提升”新时代冀青之星称号,被评为“魅力承德·最美政法干警”……

  如今,宛如一枝木兰花盛开在燕山上,赵一这个名字在幽燕大地,在很多人心头留下一片美好的印记。



 
来源:中国法院网
责任编辑:政治部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  中国庭审公开网  西藏法院网